Something was wrong?

不知道怎么了,感觉运气总是不好。哪里出了什么问题?倒不如回去种地了。想想当初实习,每天可以学到2点。早上还是照常起床上班。而今日渐倦怠。工作中遇到爱装逼的人,我也是不喜欢。住的地方一群不讲卫生的,我更是心烦的不行。面对未来,也时有怅然若失,不知所措。是太闲?还是文学素养跟不上了,亦或者逐渐空了?总是有种想远离世俗,做一个正常人。可自己好像一个天大的笑话,自己就是那个大俗人,俗的不能再俗。 阿弥陀佛,心境要崩。

来自今天上班的吐槽or思考?:

搞安全的江湖气重,江湖气重装逼犯就多。外人多觉得安全很神秘,很炫酷。其实不然。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平易近人,温良谦恭。但举手投足间又能感受到对方的技术底蕴。他们是肯花长时间,投入精力去学习研究。不像那些能使用一两款开源工具就自我感觉良好,套路几把exp就觉得了不起。在短时间内沉溺于自我满足之中。而正是由于这股装逼成性的气氛,导致很难崛起新的干净的有生力量。 搞安全需要的是终身学习者,而不是说搞安全的都是野路子,有时候需要,但并不多。这些是明明可以系统化,却偏偏给局外人造成一种误导,一种错觉。以为很屌很不得了。还是那句话,这不仅是拓荒者和传道者的区别。 现在安全圈还是很浮躁的。大部分起码是[......]

Read more

琐事记载一二三

记性不好的时候要把事情记下来。如果没有追求,不紧不慢的生活容易丧失自我。混乱时间序 1. 上上上周六去表哥的葡萄园摘葡萄,蛮热的。盛夏,不喜欢夏天。学会技能,除草机打草和摘葡萄。那天下了大雨。阵雨。收获亲友的关爱。上班以来第一次过去,有点放松的意思。还好吧。至于谁懂。 2. 想起摘葡萄前一天,搭个顺风车回去的。到家,说我姥走丢了。从6.30找到9.30. 时遇好人,送至派出所,不胜感激。祝陌生人幸福。祝福你。我妈我姨都很着急,大哭一场。我倒没担心,只是觉得又没有老年痴呆,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的。不过还是考虑不周。 3. 上班的日子平平常常,习惯了一个人去食堂吃饭。其实一点也不习惯。少了以[......]

Read more

哎呀呀,好热啊。

我醒来的时候,看见茉莉又开花了。 一朵花伸展在枝叶顶端,其他的花苞都还未绽放,偏偏这一朵要夺人耳目似的。她一绽放,旁边的枝叶都成了陪衬。这是朵白色的花,素雅淡泊,几片花瓣围在一起。我有点担忧花瓣娇嫩会不会一经风吹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或者是等个一两天就变得枯黄萎缩。于是便将其从阳台端下来,放在阴凉处,地上。好像这样可以降低一些高度,使其免糟风雨。 后来,我又想这不过是自然现象,又何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地方。她已将生命中的美好时刻展现给世人,是一种肆意的美。要开的热烈,开的痛快,也要死的痛快,死的热烈。不过,却一定不要人看到。在寂静的夜里,或者聒噪不安的夜里,等到星辰落幕,鼾声四起。亦或者风吹草动,[......]

Read more

在上海不是在海上

原以为最近也不会回到上海,可是事情从来都是如此奇妙,你并不能控制。事情往往显得不可预料。 原以为我应该远离上海,到某个风景较好的地方,写写代码,读读书。后来证明是我想多了。 经历了若干波澜,最终还是留在了上海上班,离开了原来的地方,同时也辞去了长沙那边投递的职位。 。开始去找到新的工作。上班,以为每天都是新的一天。 我知道,必须让自己忙起来。挤地铁也好,清理住处也罢。看书也好,聊天也好,无论怎样,我必须忙起来。 只有忙碌不得喘息,才知道安静一会的美妙。脑洞就像无底洞,旋转,跳跃。以为里面填充了知识 和见解,还有若有若无的人生观,价值观。其实狗屁没有,只是一场幻觉。《[......]

Read more

Resurrection

昨夜看书睡得早,大概10点的样子吧,醒来看到书已经掉到了地上,就捡起来赶紧钻被窝里了。本打算好好睡一觉,到了夜里五点多的时候,就被楼上的有情人惊醒来了,有情人做着快乐事,还不忘着角色扮演。而我只能感慨这层楼的隔音不好。翻来覆去睡不着,眼睛却也睁不开,当真是难受。好容易楼上的战事结束,我得了个回笼觉。到了清晨的时候,传来一片哭天遁地的声音,大抵是熬不住这多变的温度,虽然已经春天了好些天,但天气却是变的奇怪的很。我是最怕人离别的。可也偏偏耐不住离别。纵然与我无关,心里却也是不舒服。关了窗子,每一扇都合上,落地窗也合上,终究算是没了声音。然而脑袋里却是有如无数思绪在搅动。想想这生死无常,放个水回来,[......]

Read more

新年

新年伊始,诸多想法。都不如切身实际的行动。今天还是向往常一样,看书,做笔记。不同的是互相祝福,发红包。年味在农村还是比较强烈的。成群结队的人都去拜年,磕头。虽然我并没有怎么磕头,也不怎么认识吧。简要列一下吧,然后看会书,睡觉。在家睡觉总是特别早。 [......]

Read more

冬之雪-2016-11-23

凌晨三点半,大雪纷飞。起床洗漱,跟旭哥儿道别。前天的时候约了出租,下楼的时候,恰好司机来接。雪越下越大,从 21楼下来也用了好久。想必旭哥儿已经又进入梦乡了。 进站,检查。坐上回去的列车,空气透着一股股冷意,人也变得冷冰冰的。七点的时候准时醒来,起来嚼了两片面包,准备看书。 窗外的雪还在下。打了一串字,del,Again and Again。雪还在下,越下越大。真是大的不得了。我想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伴随着遗憾,敢于承认遗憾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意味着长大。but probably。 not Maybe。六级是不打算考了,太贵。从上海来回要400左右,考一次试值吗?值,只是贵了。之前说,路漫漫[......]

Read more

大三-大四——在合肥的最后一个冬

几次落笔都不尽如意,删删改改,却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,只是觉得是应该记下来点什么。这篇日志充分体验了强行乱写的悲哀。 上周四的时候回学校和谈毕设,提前准备了一天,和老何谈了半个小时,来回打的花了60。去的时候,老何还没到。办公室里只有朱老师忙忙碌碌的在电脑前办公。想去实验室等会,实验室,三年之间的学校生活,一多半的时光。看到了陈兴在电脑前,好吧,我竟然不知道要对这个小学弟说些什么。一时语塞,还是选择了去走廊等,哪怕晒会太阳也好,毕竟已经是冬天了。 后来回到寝室,也是空荡荡的。刚到寝室的时候,吴际还没有睡醒。有一瞬间我是十分羡慕他睡的那么香。毕竟这几个月来,一直如同老年人一般的睡眠,难尽人[...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