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urrection

昨夜看书睡得早,大概10点的样子吧,醒来看到书已经掉到了地上,就捡起来赶紧钻被窝里了。本打算好好睡一觉,到了夜里五点多的时候,就被楼上的有情人惊醒来了,有情人做着快乐事,还不忘着角色扮演。而我只能感慨这层楼的隔音不好。翻来覆去睡不着,眼睛却也睁不开,当真是难受。好容易楼上的战事结束,我得了个回笼觉。到了清晨的时候,传来一片哭天遁地的声音,大抵是熬不住这多变的温度,虽然已经春天了好些天,但天气却是变的奇怪的很。我是最怕人离别的。可也偏偏耐不住离别。纵然与我无关,心里却也是不舒服。关了窗子,每一扇都合上,落地窗也合上,终究算是没了声音。然而脑袋里却是有如无数思绪在搅动。想想这生死无常,放个水回来,[……]

Read more

能坚持下去,吗?

在合肥时,说想考,说:考什么,巴拉巴拉
在上海时,看见同事在备考,说想考,说:想有什么用?准备啊。

努力

新年

新年伊始,诸多想法。都不如切身实际的行动。今天还是向往常一样,看书,做笔记。不同的是互相祝福,发红包。年味在农村还是比较强烈的。成群结队的人都去拜年,磕头。虽然我并没有怎么磕头,也不怎么认识吧。简要列一下吧,然后看会书,睡觉。在家睡觉总是特别早。
[……]

Read more

冬之雪-2016-11-23

凌晨三点半,大雪纷飞。起床洗漱,跟旭哥儿道别。前天的时候约了出租,下楼的时候,恰好司机来接。雪越下越大,从
21楼下来也用了好久。想必旭哥儿已经又进入梦乡了。
进站,检查。坐上回去的列车,空气透着一股股冷意,人也变得冷冰冰的。七点的时候准时醒来,起来嚼了两片面包,准备看书。
窗外的雪还在下。打了一串字,del,Again and Again。雪还在下,越下越大。真是大的不得了。我想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伴随着遗憾,敢于承认遗憾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意味着长大。but probably。 not Maybe。六级是不打算考了,太贵。从上海来回要400左右,考一次试值吗?值,只是贵了。之前说,路漫漫[……]

Read more

大三-大四——在合肥的最后一个冬

几次落笔都不尽如意,删删改改,却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,只是觉得是应该记下来点什么。这篇日志充分体验了强行乱写的悲哀。
上周四的时候回学校和谈毕设,提前准备了一天,和老何谈了半个小时,来回打的花了60。去的时候,老何还没到。办公室里只有朱老师忙忙碌碌的在电脑前办公。想去实验室等会,实验室,三年之间的学校生活,一多半的时光。看到了陈兴在电脑前,好吧,我竟然不知道要对这个小学弟说些什么。一时语塞,还是选择了去走廊等,哪怕晒会太阳也好,毕竟已经是冬天了。
后来回到寝室,也是空荡荡的。刚到寝室的时候,吴际还没有睡醒。有一瞬间我是十分羡慕他睡的那么香。毕竟这几个月来,一直如同老年人一般的睡眠,难尽人[……]

Read more

在图麟实习–

实习,已经是第二周了,不知不觉,过得真是快啊。现在看来要学的还很多啊。这边的环境也真的是很不错,僻静悠闲,空气也好。哈哈,常规性打电话给老妈,每天上下班打个的也真的是自在的很。唯一的不好就是吃饭不太方便。

第二周,周末周六是在公司度过的,我觉得其实是更像实验室的。在这里好舒服,看书看视屏,上网写代码。
刷豆瓣排行榜,我真的希望和以前的自己画个句号。如果哲学是爱智慧,我即爱智慧也爱自由,更希望自己是自由的。

自己有些一事无成,也是真TM有点烦。别管怎么样,别管这学期中间发生的破事,别管这些借口,也最厌恶借口。可却是确实的什么事也没干成吧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事不够认真。总之,我真想看[……]

Read more

Leipizig

1. LeiPizig(不知道是6/29还是6/30了)
初见LeiPizig,已经是整整24小时不曾睡觉了。
从北京到法兰克福整整历经了10余个小时,之后又从法兰克福到莱比锡,所谓舟车劳顿,或许有些夸张。毕竟一路上有空乘伺候着,还可以时不时欣赏着机窗外的云朵。但除却最初的欣喜,好奇心早已经退却。但不出意外的是,一行四人,无不被这眼前的一切惊艳了。湛蓝的天空,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,还有那夕阳余晖印染的整片森林,真可谓是美不胜收。尤其当大家站在威斯汀的15楼上望着眼前这一切,简直如同有股错觉。不知所措,不知真假,如梦似幻。值得一提的是robocup的机场接待处竟然把free ticket的范围[……]

Read more